关灯

老树(外二首)

0
回复
237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6-14 05:1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


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静卧这片土地,一切都看在眼里
终了和希望如坟茔上的青青
脚下一条河淌过,只有瞬息,没有永恒
.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掠过我的每一阵风,不激起任何反应
不留下任何行迹
夜的静谧忍受了最残暴的光灼
.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我的舌头是我的衣服
经夕阳舔噬之后,被夹在枝杈上
袜子脱下,脚踝上
沉淀满岁月的咬痕,虽然明晰
却空荡荡,摆动着我记忆的失聪
根扎在心的渗血处
虽然无情,却很茂盛
.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千年修行,被啄木鸟掏空
黑黢黢的洞穴,成为
精灵出入后院的门庭
无心无肺,感应世事刀锋
何须有恨?假如石头有肠子
鹰隼的卧榻便藏着猫头鹰沉沉的鼾声……
.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泪已冻凝,血已干枯
何必倾诉不为所知的孤苦
皲裂的喉咙遭遇过太多的毒针
怎作吞吐?
.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但我依然寂寞着我的寂寞
磅礴着我的磅礴
黄昏的一缕光线,将我的影子
射向悬崖,犹如鹰的翅膀匍匐
蓝天被我的梦握着
握成一只数读我年轮的指掌
碧绿的闪电向上生长
覆手为云,划破天穹——
那是我最轻,最畅的一缕呼气……
.
远移的爱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跟我的言辞一道,爱也远移
情感藏进洞穴的风
那山巅的耸石,古坡的荒冢
我手心握着的名字,穿过你
眉宇和瞳孔
太阳穴里闪烁的曦晖
梳直你几缕坠发
从你唇间取下一枚衣夹
再一次夹紧我的衣领
.
你是一朵云,在你发光的衬里
在织锦的纤维里沉静的滑落
我的灵肉垂挂在我自己的枝杈上
暴晒成盛装你尸首的棺椁
.
梦中一道穿越之光
将我的胸衣与你的纽扣加锁
当八点的铃声响起,有人发现
我宽阔的肩胛骨上伸出你新嫩的小手
.
葳蕤的欲望
我已经很久不发出哼哼了
一千缕根须,一千张嘴
液汁,吮吸与吐纳
沉入泥土深处的寂寞
.
一千条枝杈,一千只眼
凝视风云变幻的节奏
鸟在光的隐没处筑巢
风在视线的缝隙里穿梭
.
一片空旷之地,有水流过
珍藏一千年的波涛颠覆
太阳扑打青石的岩壁
岩壁下,精灵在沉睡的荒野里醒着
.
四周跌宕的峰峦,牵着
白色的雾马,蜿蜒腾挪
冬的冰凌缀挂,春的雨润催发
夏的雷电着痕,秋的腐叶熨暖……
.
经历的筛子筛过,便
掂出轻与重,细与粗,污与濯
云头的雨,脚下的土,石头和泥巴和入生活的锅
甘甜苦涩,咽下肚里消磨
日子的炉火始终燃着,炼狱里滚过,方懂
骨头被年轮一道箍着
.
恣狂、怒吼,安澜、泰若
颤栗的恐惧,在
美的基调上着色
犹野鹿舔噬伤口
一颗心撑着——
葳蕤的欲望始终不辍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,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始于2005

联系电话:13696553609 13053003889

商务合作:徐先生 (13053003889)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©Discuz!      ( 皖ICP备15010679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