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
六安市 电视台采访诗人张宏雷文字录

0
回复
75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4-22 21:4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本帖最后由 张宏雷 于 2022-4-22 21:48 编辑

访谈答复
口播头:
快乐生活、快乐读书,各位好,欢迎收看最新一期《读书》访谈,我是媛媛。我国是诗的国度,灿若星辰的诗人,创作了浩如烟海的中国诗歌,异彩纷呈。而当代中国新诗此起彼伏的分布图上,六安新诗的崛起更令人欣喜。近年来她以《大别山诗刊》为主要阵地,以绿色的诗歌形态、斑斓的诗歌元素为基础,迅速发展壮大。为了展示六安诗群的诗歌成果,《大别山诗刊》策划并组织了“中国大别山诗丛六安诗人卷”。这套丛书一共收录了十一位六安诗人的作品,今天我们邀请到了,其中一部诗集《在看不见的地方看您》的作者,来自霍山的诗人张宏雷老师。
嘉宾简介:
张宏雷,笔名,远山谷雨,六安市作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作协会员,安徽延安文艺研究会理事。84年起在《安徽文学》、《安徽日报》、《诗歌报》、《皖西报》、《映山红》、《大别山诗刊》、《淮河文艺》等发表作品,入选《实验诗选》、《海内外青年诗人诗歌导读》、《六安文学六十年》的等。出版诗集《让面孔呈现面孔》(七人合集)《在看不见的地方看你》,长篇小说《爱的童话》。,另有短篇小说集、散文集、杂文集、童话集待出版;获全国“正东杯”优秀奖, 2013年度六安市“十佳诗人”.
访谈问题:
一、一、近些年来,咱们六安诗群不断发展壮大,并取得了不错的创作实绩,《中国大别山诗刊六安诗人卷》丛书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现。作为这套丛书的作者之一,您精心挑选了148首诗歌作品并集结成书,听说这也是您的第一部个人的诗歌作品集,这本诗集对于您来说有怎样的意义?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这部诗集。
张宏雷:写诗是我的爱好,如同有人吸烟喝酒店一样,而出书可以说我的“文学梦”,由于写得多,总想自己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,八十年代就编好了诗集,本来市文联罗会祥老师打算帮我批一个内刊书,由于遇上众所周知的那场动乱而被迫搁置。一搁就是二十多年。其间因此托私版,落得个书稿费用杳无音信。差点误了个人的婚大事。所以结婚时只能用打印的方式,为自己出了一本诗集送给我的新娘。能顺利出版此书,偶然中也有了必然,要感谢《大别山诗刊》主编碧宇,是她一手组织实施的,那是2012年5 月1日,诗友在天一家聚会,凡墨提议大家也可以合起来出一部丛书,这样对大家,对六安的诗歌都十分有益,当场约定只有六人,后来碧宇根据情况又增加了四位,刚好取了个吉言“十全十美”之意。文朋诗友也常说我:写了几十年的诗,也该有本个人的诗集。既是对自己作一个小结,对朋友们的一个交待,也是对六安诗歌的一点贡献,也是对以后诗歌创作的一个鞭策与激励。所以对我个人而言意义重大,实现了青年时代就有的出书梦。
本集选用了1984年5月至1990年4月 的部分原创诗作,按时间分为五大类:一、约你,在天涯;二、表白,为默默的云;三、在看不见的地方看您;四、想你,睡美人;五、伴你走在房子上;六、遗珠重拾。主要有爱情诗、亲情诗、友情诗、生活感悟及哲理诗等,总计148首,大多未在网络、报刊发表过。因为是早期作用,难免有幼稚的一面,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和缺陷。按时间顺序排排列,主要是想让读者了解和把握整个创作思路和脉搏。有浅显的:看得懂的,也有所谓深邃:看不懂的。这样也是为了照顾不同层次的读者吧。

二、这部诗集里的作品主要是您早期的作品,最早有84年的作品,您的文学之路是不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呢?刚开始追逐文学梦的时候,我想最令人期待的莫过于自己的作品能够在刊物上发表,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发表的作品是什么吗?
张宏雷:是的。见报是初学者最基本的希望。记得是1985年,第一次是在当时的《皖西报》副刊上发表诗作《惜别》,和另一首诗《春雨中》发表在《安徽文学》上,这首诗是在已故作家,1978年首届全国优秀小说奖获得者,祝兴义的亲自指点下修改的。那时为了走出霍山,以“小南岳文学社”的名字,首次在市级报纸集体发表作品,当时徐航老师任文艺部主任,此后经常发表我的作品,后来在《映山红》《皖西文化》上发表作品,可以说我的成长离不开徐航、罗会祥等前辈及文友方雨瑞的关心支持。
第一次在省级报刊发表作品是在1986年,如《安徽日报》上的“枫叶恋”(外二首);《安徽文学》上的“春雨中”,也是我县作者首次在省级纯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,被记入县文化志,当时在小山县城引起反响,收到很多外地朋友的来信。1988年,第一次在享誉全国的《诗歌报》上发表了长60行的诗作。这些对我都是莫大的激励和鞭策。
三、在您这部诗集的后记当中,您曾写下过这样的经历。就是早在八十年代的时候,您与几位诗友组成过一个“幽芳河诗社”。然而近三十年过去了,诗友们早已各奔东西,最终只剩下您一个人还在坚守着自己的文学梦,而且我知道在这个过程当中,您的生活也是起起落落,那么您一路坚持的动力究竟是什么?
张宏雷:文学即人学。人与低等级动物的不同,不在于外在形态上的差异,用哲学的观点看,人是有思维的,就是有思想有灵魂的高级动物,说简单点就是,人有是非观道德观。所以,人活着总得有个信仰,有人信佛,有人信上帝,有人信仰共产主义。爱文学爱诗也是一种信仰,我把它当成人生的信仰、追求和乐趣,甚至成为必不可少的呼吸。当然它是说话的一种方式,可以借助诗歌倾诉心中的喜怒哀乐,只是表达方式不同。它不象新闻、评论、文章那样直截了当,锋芒毕露。这也许就是是艺术的“魔力”所在吧。说大点是坚持倡导真善美,说具体点就是坚持公平与正义。艺术上就是坚持“绿色诗歌”写作,拒绝垃圾与精神污染。
四、您的人生格言是“与众不同地活着”,并且您说自己也是与众不同地创作。我们怎么来理解这个“与众不同”?现代诗现代划分为很多派别,您认为您的诗属于哪种类型呢?你最欣赏的当代诗人有哪些呢?
张宏雷:这是在告诫我自己。所谓“与众不同地活着”就是指生活的个性化,特别是诗歌创作的个性化。文学创作讲的就是个性化,可以这么说没有个性就没有文学更没有诗歌。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作品是雷同,是没有价值的。就是有千百万不同个性的作品,才汇集成作品的海洋这个文学的共性。这就是告诉我们诗人,要写好诗就要另幽径,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走,重复别人的路是没有希望的。既不能重复别人,也不能重复自己,但我能否另僻幽径?这仍然是个问号。
诗歌的流派说起来不少,大多是从艺术手法上来分的。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以格式化的诗为主,如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。三十代随着白话文的推广,自由诗才从国外传到国内,徐志摩、戴望舒、闻一多等都要是代表。外国的语言决定了它不可能用格律这种形式写诗,因为他们用的是单词,而不是独立的个体文字。我想这也是他们执热衷于写自由诗或现代诗的原因。从前有以魏尔伦为代表的“象征派诗歌”,以庞德为代表的“意象派诗歌”等,“现代派诗歌”也源自国外,主要是美国,如狄金森等。但主要是以独特深邃的思想为特点,个人认为在形式上并未创新,不如“象征派”“意象派”那么个性鲜明。中国的诗歌在当下“流派”纷呈彼此起伏,如八十年代的“朦胧诗”,现在的“口语诗”“下半身垃圾诗”“打工诗”,“梨花诗”等。还有吴欢章所编写的“十大流派”诗选,期中有“写实派”,“浪漫派”“湖畔派”“新月派”等,其实大多都是从内容上来分的,很少也很难成自己独特的流派而流传。另外,中国的诗歌仍以自由诗,格律诗两种形式而进行着。要想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流派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。当然只有博采众长才能自成一家。
我还属于中国传统的“新诗派”,只是“现代派”诗歌的追随者,探索者,学习者。轻车熟路走习惯了,要改也难,但又必需要改,这样才能首先突破自己,才能进步升华,再上新台阶。否则就会陷入死胡同。
除了前面提到的那几位诗人,还欣赏艾青、臧克家、郭小川,舒婷、顾城、梁小斌、海子、余光中、洛夫、等,最欣赏毛泽东诗词,它能让人振作。国外的还有但丁、拜伦、雪莱、叶赛宁等
五、           五、您现在怎么认识诗歌,从诗歌中获得了什么?对于接下来的创作您有什么样的打算?
张宏雷:“诗言志”。有人说“愤怒出诗人”,我要加上一句“爱情出诗人”。从语言学上讲,诗就是一种韵文,可以读也可以唱所以才叫诗歌。就形式而言,它只是一种艺术形式,它的意义就是要赋予它内容,就是思想感情。用它表达人的所思所想所欲,形式征片是相对不变的,而内容却是千变万化的。诗让人得聪明,让人变得有悟性,培养人的形象思维护能力,写作中也可以涉及到逻辑思维及高级的辩证思维。让人说话生动形象,简明扼要,富有余地,令人回味。
我从中获得了精神与思想的解放,现实是有规矩的,唯有思想是自由的,就是自由地想象。有什么想法,有什么不愉快的事,有个么高兴的事,都可以写一首诗或几首诗,让心情好起来,让人变得安静下来,甚至是遁世的一种方式,也可以用诗的方式告诉朋友,让他们为之共鸣,取得心理上的安慰。当然有它批判现实,歌功现实的作用,那就是惩治恶扬善。
今年,方雨瑞、碧宇分别组织了一次送书进学校活动,我也参加了,所以深有感触,象我的诗,给小学生看就有难度,有些他们看不懂,或者只有等上了大学才能看得懂,所以我就想写一本给孩子们看的书,八十年代写了大约有三十篇,给文朋诗友们看了他们说数量还是少了点,要十万字才可以出本象样子的书,所以今年我一直在写,又增加了十篇章,初稿已经完成,在请有关老师朋友编辑看一下,把个关。
诗人生在六安应当感到幸运,有《皖西日报》有《映山红》《淠河》杂志,更有专业的《大别山诗刊》与论坛,这是很好的平台与阵地,可以展示也可以比赛,有力地足进和推动了六安诗歌的发展,发现和培养新的诗人有百利而无一害。所以我也是幸运的,以后还打算继续写诗写好诗,出诗集,出其它体裁的书,深入生活写诗写好诗,为六安文学事业尽一点微溥的力量。
口播尾:
在张宏雷老师的作品《梦》中,他写下这样的诗句“超蛻不可超蛻的世俗穿越不可穿越的宇宙 ”。对于诗歌,他虔诚仰慕,一路坚守,不为世俗纷扰所牵绊。接下来,张宏雷老师还将继续在他诗歌创作,他说“写诗不光是为自己写,也是为亲朋好友们写,更是为这个社会写。作为大别山人,也为大别山人争光。”在这里我们祝愿张老师早日实现他的文学梦想。


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,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始于2005

联系电话:13696553609 13053003889

商务合作:徐先生 (13053003889)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©Discuz!      ( 皖ICP备15010679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