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
那年头,那碗面(散文)

0
回复
34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1-21 17:3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本帖最后由 安徽笑君 于 2021-11-23 09:19 编辑


那年头,那碗面(散文)


生活安逸富足,早已不愁无米下锅了。倒是这一日三餐,怎么吃,吃什么才能保持“三高”平稳,成了劳心费神的事。最难搞定的,便是早餐。
早年间,我生活在乡村。记忆中,早晨是不吃东西的。大人小孩,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抱着葫芦瓢,到水缸里舀起一瓢水,咕嘟咕嘟地喝上几口,打一个虚假的饱嗝。然后,该干嘛,还干嘛去。
后来,有早餐吃了,也只是吃煮熟的山芋,或山芋稀饭。直到袁院士的杂交水稻技术获得成功,稻米不再紧张,人们便改吃香喷喷的大米稀饭了。
20多岁以后,我在故乡的小城里成家立业,过着独立的小日子。然而,我的胃不知道怎么了,不允许早餐吃稀饭。若是吃了稀饭,即便吃得饱饱的,等不到十点钟就饿了。而且,一饿就心慌,浑身冒冷汗,还不停地打哆嗦。赶上开会要发言,可就麻烦了,能在瞬间休克。有好几回,就出现了这种状况,把一些领导给吓坏了。还怪吧,早晨什么都不吃,或吃面条、点心等有盐有油的食物,便什么事都没有。
太太心疼了,不让我跟着她和孩子吃稀饭。说:“你去外面,找自己喜欢的吃吧”。
改革勃兴,经济崛起,小城里的小吃、快餐非常丰富,应有尽有。只不过,普通人的早餐还是以点心、包子、稀饭、面条等食物为主,既实惠,又便宜。我呢?天生的,就喜欢吃面条。由此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的早餐,主要是面条。
面条的种类很多,也有“贵贱”之分,经常吃的有光面、青菜面、鸡蛋面、肉丝面、排骨面、酥鸭面等等,想吃什么,就吃什么,任由选择。
所谓光面,顾名思义,就是清水煮挂面,添加少许油盐,再撒上几个葱花,纯粹的“光杆几根面”。光面的做法极其简单,价格也最便宜,适合我这“工薪一族”的人填饱肚子。
早晨上班的路上,随便找一家小面馆,吃一碗光面,抹一抹嘴唇,便完事了。我是家里唯一“下馆子”吃早餐的,经济上属于计划外开支。再便宜的一碗光面,也要消耗五毛钱。
岁月如流水,不知不觉就是几年的光景。我的早餐吃光面,比太太跟儿子吃稀饭,已是最大的享受了。可太太还说:“再吃个鸡蛋吧,不然,哪有营养啊”。于是,隔三差五的,也吃一碗鸡蛋面。
鸡蛋面,是个通常的称呼。其做法也是多种多样,比如,光面里加个煮熟的老鸡蛋,或是放个茶卤蛋。再比如,光面里放上一个荷包蛋,或是一个煎蛋饼等。若是再放上几片青菜叶子,不仅颜色不同,质量不同,价格也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又过了些日子,太太问我:“还吃鸡蛋面?”
我说:“差不多吧,又多吃了五毛钱呢 。”
太太笑了,说:“只要你喜欢吃,多就多呗。不过,老吃这个不厌吗,偶尔也改改口味。家里的钱是紧张了点,也不差你吃一碗面呢!”
就如同儿童吃糖果似的,吃顺了嘴,还真的想吃更好些的面。间或,我也吃上一碗肉丝面,并加上一个茶卤蛋。嗬嗬,同样的面,放了肉,跟不放肉的,真的有了本质上的区别。面里放了肉以后,不仅味道好极了,入嘴也滑溜了许多,似乎不用往下吞,也能自动地咽下去。难怪乡村俚语说:肉烧鹅蛋九(鹅卵石),这鹅蛋九都好吃!
小城的规模不大,街道只有两三条,小巷深径却很多。早餐之类的小吃主要聚集在老城区,还都在巷道的幽深之处。放眼望去,烟雾缭绕的地方,必能找到吃的。
我常去的,是金融巷的一家小面馆。一间临街店面,经营者是一对中年夫妻,北方人。迎门便是火炉、灶台、案板,店内几张长条桌子,既简单,又朴厚,还有几分异地的特色。面条有挂面、切面、水面、粉条等好几种,现点现做,都是新鲜的。
吃,是生理的需求。看着师傅将面条从原始的物料做成吃食,既是需要,也是一种享受。我进得店里,只管找位子坐下来,根本不用说什么。老板热情地朝我点头一笑,就开始下面了。他知道我吃什么,还知道我喜欢清淡的口味。我就坐在他身后的一角,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。只见他舀起一瓢水倒在原先就放在灶上的铁锅里,端起来摇一摇恍一恍,顺势倾倒在水槽里。然后,又将铁锅放回灶上,拿起一把大铁勺子,从另一只锅里舀上一勺汤汁倒到锅里,拎开灶头的火,盖上锅盖,烧起来了。面条早已备好,就放置在案板的横头上。待汤汁烧开了,再将面条放进去。接着,先放入鸡蛋,顺手拿起筷子,来回左右地抄了两下。锅边的灶台上,摆好了一个大海碗,碗里也早已放好葱姜蒜等佐料。锅里的面煮沸了,又加点凉的汤汁,再一次煮沸了,一手端起铁锅向碗里倒,一手用铁勺子划拉着,让面装成满满的一碗,汤汁扣在碗口内,正好不外溢。他放下铁锅与大铁勺子,转个身,从灶台里面的架子上拿来酱油,在面头上转着圈似的倒了一些。且如法炮制,又倒了些醋、麻油什么的。一切完成了,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,先擦一下手心手背,再擦一下碗口碗边。然后,双手端着,轻轻地放在我的面前。挪步离开时,还补上一句话:“不够再添。”
我点点头,以示回答。
我的手上,早已拿好了筷子。见着面了,倒没有急着吃,而是俯下身子,鼻尖贴着碗边,深深地吸上一口气,感受着那扑入鼻翼的香味。还没吃呢,仿佛这面已滑溜溜地进入口腔,钻进胃里去了。
同事中,也有一人喜欢早餐吃面条。当然,我们不能比,人家不差钱,只吃排骨面、酥鸭面。还跟我说:“你不知道吧,北城大道上新开了一家店,面条特别好吃,尤其是酥鸭面,简直就是一绝!怎么样,想不想去尝尝?”
我笑了笑,没说去不去,心里确实被勾得痒痒的,又于心不忍。我儿子都上中学了,一次都没有享受过我的待遇。有一天,他很是不高兴,冲着妈妈说:“怎么了,我们家三个人,还是两个世界呀!”
妈妈看着他那稚嫩而又不屈的眼睛,什么也没说,只是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摸,算是一种安慰。儿子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却晓得他的意见,仅是“意见”而已。
然而,我还是没有忍住“不忍”,按图索骥,跑到北城大道去看了看。这个店铺不小,两三间的门面,里面摆了十几张桌子,满满当当都是人,几乎没有空隙之位。门口的操作台前,尽管烟雾弥漫,依旧排着长队呢。
经营者五十岁左右,中等身材,平顶头,两只细长的眼睛,一看就是个精明的商人。我没有挤入等候的队伍,倒想看一眼他那被吹得神乎其神的酥鸭面了。
面是普通的切面,只是做法不同。一大锅的水烧开了,下入差不多十碗的面,水里什么也不放。面熟了,用漏勺子捞起来,一碗一碗地装。碗里的汤汁也早已放好,是在另一口大锅里储存着的。接下来,用大铁勺子从第三口锅里舀来烧制好的酥鸭肉,摆放在面头上,再浇上些酥鸭肉的汤汁,油盐酱醋等都不用再放了。最后,抓起一些葱花什么的洒在面和酥鸭肉的最上头。如此这般……
看了半天,什么名堂都没看出来,倒觉得挺简单的。只听老板叫道:“八块钱一碗”。
我的天啦,是我吃鸡蛋面的好多倍。我能吃得下吗?不能,只得灰溜溜地走了。
转眼已是往昔。至今,我也不知道这酥鸭面到底怎么好吃了。我的那位同事,曾神秘地跟我说:“不懂了吧,他家的酥鸭面呀,放了特别的东西。要不然……”
“什么东西?”我问。
他向我抛了个飞眼,说:“慢慢想吧!”
何须去想?再好吃,我也不吃!
现在,我和太太过着两个人的家庭小日子,早餐再也不去外面找着吃了。
原来,早餐不能吃稀饭,应该是低血糖造成的。一来,生活环境所致,没有考虑身体上的事。二来,那时年轻,工作太忙,根本没想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。
但是,身体上的问题一旦形成了,且又没有给予认真的关注,是很难自愈的。这不,我的血糖一直不稳定,指数总是偏高。即便,没有发展成糖尿病,倒成了心病,稀饭是不敢吃了。面条呢?糖分也很高,与我来说,也应少吃为宜。
如今的我,既不能吃稀饭,也不敢吃面条。可是,我又特别的爱吃面条,该怎么办呢?
  2021年11月3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,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始于2005

联系电话:13696553609 13053003889

商务合作:徐先生 (13053003889)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©Discuz!      ( 皖ICP备15010679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