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
龙川茶韵

3
回复
88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1-12 12:41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
本帖最后由 草根阶层 于 2021-11-12 12:54 编辑



1
    从龙的脉腺里呼出的一川气流, 喷涌,攀升,款款的软蔓延成海的硬。
    翻卷过横阻的山岗,下泻,澎湃,袅袅的弱扩散成天门飞瀑的恢宏。
    我似乎听见雷霆万钧的力道滚过长空,隐隐的奔袭心的门庭。
    山鹰很幸运,它们伉俪般,彼此呼应着,绕过升腾的雾气盘旋。
    我却有些惊恐和错愕,我怎么坐在了壶口瀑流的浪尖上,一不小心就被劈头的大浪掀翻,填埋,霎时被裹挟进一个混沌无知的世界。
    当生活的底色被突如其来的雾障弥漫,失落就如捆缚信念的枷锁,沉沦就会与无底的深渊为伴。只有坚韧和决然才能托起意志的船。
    当视觉被迷蒙模糊,思想的清醒才是驾驭命运方舟的舵盘。只要不甘被迷失吞没,潜在的意识一定会警觉危厄的疯长,爆发式的去激活内在的体能,拼了命去获取生命托付的腺。
    好在一股无形的神力将我托着,举起。借着一根桅杆,我拼尽全力爬升。
    终于,我的头又一次探出了海面。原来我已立在了龙脊的峰巅。
    随着东方万缕金丝的牵拽,雾海的峰头开始下撤。逶迤的龙脊在海涛里游弋,慢慢龙体开始现身,高昂的头扯着云帆,飘逸的尾羽拖在龙溪里,甩起的水柱散成龙川瀑布的飞霰。
    龙脊两侧,层层跌宕的梯茶沐浴着清雾,一撩撩,一沓沓,一圈圈,一线线,在晨辉里釉亮着滴滴碧黛,犹如龙的鳞片,葳蕤地眨着眼。
我嗅到了,龙的乳液氤氲着白茶的馨香,丝丝缕缕,晃晃悠悠,腾升、缭绕、回环在我的鼻尖……

2
    龙川茶与鹊岭茶同脉,它们曾经同属黄山毛峰系列,同挑在一条古道两端的箩筐里。古道光洁的石板釉亮了千年,十多个古亭洞沧桑依然。亭洞内两行古老的石椅上,供歇脚的茶水香似乎热气不减。
    眼前仍浮过老茶农大壶冲泡、大碗斟倒,那袅袅的白雾顺着碗口旋转,腾挪,缓升,回旋。大汗淋漓的挑夫肩客,抡起大碗,一贯而下,虽解渴消乏,润喉滋嗓,却来不及品嗅幽香回溯的妙味……
    一幅幅湿漉漉的油画,被古道烙印为尘封的过往。只是随茶香的飘过,偶尔还被趟过岁月的老人们唤醒……
    时代车轮携着人们奔入21世纪。古道两端挑着的箩筐里,已由绿云飘成了白朵。杀青的灶火歇了,换成摊晾的竹席一排排。
    你若闲步白茶加工的基地厂房,一堆堆银针似雪,一摞摞白毫披满芽头,一缕缕自然清醇的幽香,是醒了脑浆,醉了心房……

3
    取上一撮冲泡在杯里,绿妆素裹,根根叶底嫩匀,支支芽头肥壮。气雾环漩杯口,汤色清莹黄亮。小啜一口,味鲜醇,清爽润喉,口齿嵌满毫香。
    杯中的尤物,需要细品。契合着慢城人的慢生活,三两好友,木亭下,摇着蒲扇,围坐石桌,铺一席棋盘,悠然对弈,就一杯白茶,淡淡的茗香缭绕鼻尖,激发着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的冥想……
    抑或,落日斜晖里,依着木廊, 一卷丹书在手,一杯白茶在前。品着茶韵,嗅着茶香 ,慢慢地读着岁月,读着人生。一切贪嗔痴慢的头寸,都如尘沙在一杯清波里洗涤沉淀;所有名闻利养的尾翼,都如云霓在一缕茶烟里释怀。
    玉泽的银毫立在杯中,清清淡淡,如银鱼翩翩。 小呷一口,细细咀嚼,清清淡淡的茗香,清润着生活,清润着时光,恬静而怡然……

    注:(1)此处的龙川,指旌德的梅大梁村。该村原名龙川村。
        (2)一条古道,指旌歙古道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 
发表于 2021-11-13 07:46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旌德地处黄山北麓,有黄山东大门之称,处处是风景。
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11-15 10:4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2021/11/15
 
发表于 2021-11-15 19:06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
感谢管理员老师的制作推送!
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,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!
 立即注册
找回密码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官方微信

APP下载

全国服务热线:

始于2005

联系电话:13696553609 13053003889

商务合作:徐先生 (13053003889)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©Discuz!      ( 皖ICP备15010679号-4